+

当前位置: 新闻 炸锅,1718份检测报告系施工方伪造,涉及多所学校、医院....住建局回应

炸锅,1718份检测报告系施工方伪造,涉及多所学校、医院....住建局回应

2022-03-18 11:32:00

分类:建筑业新闻

据广播电视总台之声《纵横》报道,“万丈高楼平地起,工程质量大如天。”在建筑工程领域,一个工程项目合格与否,很关键的是建筑材料质量是否过关。建筑材料有问题,就会给工程质量带来重大隐患。

近日,央广热线4008000088接到群众反映称,多年来陕西宝鸡市多县区建筑工程质量检测报告造假泛滥,一千多份假报告,涉及学校、馆18所,医院3所,居民住宅楼53栋,埋下严重安全隐患

报道播出后,陕西省高度重视,要求省市相关部门和宝鸡市全面核查并迅速采取措施。

假报告何以通过工程质量真验收?

张女士是宝鸡市一家工程质量检测机构负责人。她发现,近年来不断有人假借其机构名义伪造工程质量检测报告。愤怒的张女士向当地多个部门举报,但假报告却越告越多,甚至有单位因为假报告要将张女士告上法庭。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3年,就有人伪造了张女士所在检测机构的印章,于2015年和2017年先后用于宝鸡市东仁新城26号楼南侧钢结构扩建工程、陇县实验小学风雨操场项目钢结构的检测报告中。

张女士说:“CMA标志印章和检测专用章都是伪造我们的,字也是我们的(名字),但字迹不是我们的。这份是这样的,那份是那样的,字迹差别太大了。”

2018年,宝鸡市渭滨区作出的刑事判决书显示:2013年,为省钱省事,被告人沈某富私自伪造张女士所在检测机构的检测专用章一枚、CMA标志印章二枚。2015年4月,宝鸡市建富钢结构有限公司在向宝鸡市东仁新城26号楼南侧钢结构扩建工程提供钢材料时,被告人沈某富使用伪造的三枚印章,向承建方提供加盖伪造印章的四张钢结构检测报告。2017年7月,宝鸡市建富钢结构有限公司向陇县实验小学风雨操场项目提供钢材料时,被告人沈某富再次向承建方提供加盖伪造印章的四张钢结构检测报告。

根据判决,被告人沈某富犯伪造公司印章罪,判处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币6000元。

经历此事后,张女士开始特别留意伪造其机构印章的报告,竟发现工程质量检测市场上存在大量伪造其公司印章的虚假检测报告,他们决定向公安机关报案。

据张女士的不完全统计,包括经公安已鉴定或者司法已判决的在内,宝鸡市各县区已被发现的伪造张女士检测机构印章的有1718份假工程质量检测报告,涉及学校、馆18所,医院3所,居民住宅楼53栋,公租房及领导干部周转房27栋。少部分检测报告虽尚未得到公安的最终鉴定结论,但张女士所在机构从未对这些项目做过任何检测。


记者注意到,涉嫌造假的检测报告中,有不少检测项目是钢结构、电线电缆、混凝土等建筑材料。同济大学土木工程材料系主任孙振平教授对此表示,就建筑安全质量而言,最容易发生安全隐患的,就是建筑结构材料,钢筋、混凝土等。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一名要求匿名的业内专家也表示:“不同的材料涉及不同的安全问题,保温材料可能燃烧起来有毒害,更关键的是结构材料,混凝土材料,开裂会发生断裂或垮塌。钢结构材料也一样,焊缝出问题,钢结构坍塌,钢结构表面防火涂料厚度不够,着火过程中也可能倒塌,这都是安全问题。”

多年来,张女士始终向有关部门反映宝鸡市工程质量检测机构造假乱象。部分问题也得到有关部门的证实和查处,但记者调查发现,涉及假报告的很多建筑,安全隐患并未消除。

据记者掌握的相关材料,截至2020年1月,宝鸡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已查实,存在犯罪事实(伪造印章出具假报告)的建筑有32栋,另有135栋建筑正在核查中。

报道播出后,陕西省委省高度重视,宝鸡市委市已决定成立联合调查组,全面排查隐患,迅速采取措施。

宝鸡市住建局副局长霍兆宁表示:“省市领导都很重视,市里时间就开了会,提出要高度重视,快速反应,认真调查,实事求是,依法处理。同时也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全市检验检测行业进行排查。”

陕西省住建厅相关处室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厅里主要领导已着手安排部署相关工作,要求立刻行动起来,责成宝鸡市严肃处理。

这位相关负责人还表示,工程质量检测报告造假现象确实程度客观存在。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安全质量监管压力也越来越大,而现有相关法规略显滞后。

针对工程质量检测行业的监管,适应的相关法规主要是国务院2000年颁布施行的《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和2005年以原建设部令出台的《建设工程质量检测管理办法》。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现有法规已无法适应行业监管的需要。

工程师万勇曾在湖南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总站负责行业监管,他对记者表示,检测造假的违法成本非常低,而目前行业监管乏力,相关法规亟待完善和修订。

万勇说:“处罚只是部门规章作出来的,并不是行政法规。现在市场发展很快,办法(《建设工程质量检测管理办法》)只是个部门规章,约束性并不是很强。我国建筑法和国务院的《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对工程质量检测并没有明确的表述,也没有相应的约束条款。”

相关判决书显示,宝鸡多名因检测造假而被刑事处罚的被告人,尽管涉及检测造假的项目工程是学校或者医院等公共场所,但根据刑法相关条款,他们多是被判处缓刑或者罚款。更多情况下,检测造假仅被行政处罚或者被警告。

相对而言,检测造假的违法成本低,被发现的概率更低。万勇还表示,目前针对工程质量检测行业的监管,尚未形成全国统一的信用管理体系。“检测行业各个省市之间的市场是割裂的,全国统一的市场体系和信用体系都没有形成,我们很多监管有点跟不上了,行业准入门槛很低。”

贵州大学勘察设计研究院一级建造师卢海燕告诉记者,她在调研中发现,一些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检测数据,也可以被写进检测报告。“两层玻璃才能达到的数值,检测机构检测一层玻璃就能达到,这是不合理的。”


当务之急是完善顶层设计

记者查询发现,四川、重庆、江苏等地住建部门多次发文通报,当地检测机构存在超资质范围检测、不经检测就出报告等检测造假行为。为何类似现象无法根治?

卢海燕分析认为:“这里面还涉及利益,偷工减料,相关单位只需要一份比较便宜的检测报告,就能验收合格,这就助长了他们愿意去做这个事情。”

记者曾就此致电住建部工程质量安全监管司,工作人员表示,《建设工程质量检测管理办法》还在修订完善中。

工程师万勇对总台央广之声表示,针对工程质量检测行业存在的问题,完善顶层设计是当务之急。

更多详情点击:阅读原文

评论 0

阅读数 554

0

评论

相关推荐

最新资料